前日,中紀委通報國家信訪局原副局長許傑的案情時稱:許傑對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發生的系列嚴重違紀違法案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這則通報,讓向來神秘的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浮出水面。南都記者瞭解到,去年許傑落馬前,數名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的工作人員被查處。
  國家信訪局的“核心部門”
  落馬前的許傑是國家信訪局排名第一的副局長,分管局裡最重要最核心業務。
  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室是來訪接待司的對外機構。每個工作日從早到晚,接待室的大廳排著大長隊。它是國家信訪局最核心的業務部門。
  “信訪局有兩大塊工作,一是處理群眾來信、二是接待群眾來訪。”昨日,一名基層信訪局長向南都記者介紹,近幾年,來訪成為更多訪民的選擇,與寫信相比,上訪往往更能引起政府部門的重視、推動問題解決。
  作為國家信訪局對外的窗口,來訪接待司也是矛盾前線和突髮狀況易發多發地點。
  南都記者瞭解到,按照信訪流程,排著長隊的訪民進入信訪大廳後,需要填表寫明反映事項,大廳內還按不同地區分設了窗口,有30多名接談員與訪民面談並將訪談內容錄入電腦備案。
  “下體民情、上達天聽”
  來訪接待司一方面聽訪民訴苦,另一方面還能“上達天聽”。
  按照國家信訪局官方網站對來訪接待司職能的介紹,來訪接待司的業務職能包括6方面:接待國內群眾和境外人士等來訪工作;反映群眾來訪中的重要信息;轉送、交辦、督辦重要來訪事項;指導協調處理地方、部門接待來訪中遇到的複雜疑難問題;協調處理群眾來京集體訪,參與非正常上訪處置,維護接待室秩序;指導檢查地方和部門群眾來訪接待工作。
  長期研究信訪制度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應星向南都記者解釋,“反映來訪重要信息”就是將來訪中重要的問題,上報中央和國家領導。
  據上述信訪局長介紹,在地方,需要向黨政主要領導反映的“重要信息”一般是涉及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的問題。
  改革信訪排名的制度漏洞
  “來訪接待司”的6項職能中,“協調處理群眾來京集體訪,參與非正常上訪處置”的職能最受公眾關註。
  2005年,《信訪條例》實施,要求各級政府建立健全信訪工作責任制,對信訪工作中的失職、瀆職行為追究有關責任人員責任,併在一定範圍內通報。其後,“一定範圍內通報”演變成“以排名形式通報”,信訪排名進入地方黨政幹部政績考核指標,最終,進京上訪數量直接與地方大員升遷掛鉤。
  正是在信訪排名的壓力下,來訪接待司成為了地方政府的公關對象。
  “來訪接待司掌握進京上訪數據等第一手資料。”應星對南都記者說,地方政府通過在來訪接待司“銷號”降低信訪數量,以求保住政績。
  上述信訪局長也指出,在具體信訪案件督辦中也存在制度漏洞,為信訪接待司在地方尋租提供了可能。“具體的信訪案件如何處理、進展程度,來訪接待司作為督辦方擁有一定發言權。”
  南都記者瞭解到,去年,在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發生的系列嚴重違紀違法案件被逐步浮出水面後,國家信訪局停止了對各省的信訪排名,改為“點對點通報”,進京越級上訪不再列入地方政府官員的政績考核。
  今年5月1日起,《關於進一步規範信訪事項受理辦理程序引導來訪人依法逐級走訪的辦法》正式實施,明確不再受理越級上訪。
  本月,南都記者多次走訪永定門,跟以往天剛亮一大幫人開始排長隊相比,隊伍明顯縮短;同時,守候在來訪接待司外的從各地進京截訪的車輛也明顯減少。
  多位受訪專家向南都記者指出,取消信訪排名、提倡逐級走訪、就地化解問題的信訪改革,也堵住此前存在的多個制度漏洞。
  南都記者 程姝雯 發自北京  (原標題: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司”為何會發生系列違法違紀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34imfsua 的頭像
im34imfsua

立法會

im34imfsu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